1260 冤孽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“老公!你怎么了?是不是生气了……”

黄百合惶恐万分的坐了起来,以为自己提起前男友让夏不二发火了,她还懊恼的在心中骂自己蠢货,可她根本不知道,夏不二现在想哭的心都有了。

可能是那份惨痛的记忆压在心底太久了,他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,谢米兰是李雪竹唯一的表姐,而黄百合又是李雪竹的大姨,那谢米兰的母亲不就是黄百合嘛!

冤孽啊!

夏不二抱住脑袋在心中哀嚎,没想到这转来转去,最终还是转到了自己丈母娘身上,尽管他跟谢米兰只是情人关系,但等于是他的小老婆,黄百合怎么都能算他的准丈母娘了。

“老公!对不起,你别生气了,我再也不提他了……”

黄百合焦急万状的抱住了夏不二,光滑的美背在烛光下白的耀眼,一声老公更让夏不二恍如隔世,好似李雪竹在抱着他,谢米兰正在旁边跟他说话,黄百合完全就是姐妹俩的结合体。

可他已经把人家姐妹俩给霍霍了,总不能再把人家母女俩给一锅端了吧,要是再加上一个对他浓情蜜意的黄百灵,他等于把黄家两代的女性给一勺烩了,日本鬼子都没他这么狠的。

“老公!我错了,对不起……”

黄百合含着眼泪吻上了他的嘴,可他脑子里现在只有一个念头,这裤子都已经脱了,到底端还是不端,端了禽兽不如,不端不如禽兽……

……

“老板!人带来了……”

大东风风火火的走进了一间书房,欧阳白从书桌后抬起了头,只看大东身后跟着两个神态紧张的男人,一个瘦高的小白脸,一个壮硕的大胡子,正是楚秦跟仇小四。

“神婆是你们绑的吗……”

欧阳白面无表情的端起了茶碗,他大儿子站在旁边上下打量两人,仇小四便上前惶恐道:“回老板的话,神婆是我一个人绑的,与马南无关,但我也只是想发个财,没想到捅出这么大的娄子!”

“放屁!你当我不知道吗,马南给你放的风……”

大东上前踹了仇小四一脚,但欧阳白却摆手道:“不要害怕,我并不是要找你们算账,你们这么有本事我反而很高兴,说说吧!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从头到尾说仔细点!”

“我们听说有人在悬赏蒋瘸子,那家伙欠过我们一笔赌债,还被我们揍过一顿,可他不知怎么就突然发财了,一口气把赌债还清了……”

仇小四搓着手说道:“我们就去调查了一下,发现他搞了一间算命铺子,生意非常火爆,还在外面包养了情人,然后我们就猜他肯定躲在情人家,等我去了之后果然发现他躲在那!”

欧阳白问道:“听说他养了几个打手,你是如何把神婆给绑出来的?”

“我刚翻进院子看他在不在,谁知道大仙庙的人也杀进来了,放了一大堆厉鬼去打他们,还逼问小神婆关在什么地方……”

仇小四心有余悸的说道:“我趁他们问话的工夫钻进了屋子,正好看到小神婆被关在厕所,我就把她打晕背了出去,想着交给您处置,毕竟大仙庙不惜杀人也要找的东西,肯定奇货可居!”

“人呢?怎么死的……

欧阳白摊手看着他,仇小四立马惊恐道:“老板!可吓人了,小神婆的肚皮突然爆开了,里面钻出来一只肉色的大蝎子,得有一米多长,还会喷毒液,铁皮都让它喷的滋滋冒烟,大仙庙的人让它喷死好几个!”

欧阳子画震惊道:“大蝎子?神婆肚子里怎么会有蝎子,而且大仙庙的人都死了,你怎么会没事?”

“我被堵在屋里出不去,发现很多人都在找我,我觉得事情不妙就准备杀人灭口,谁知道刚给了小神婆一刀,她的肚皮就爆开了……”

仇小四郁闷的说道:“那东西不是蝎子,只是长的像蝎子,我开了几枪都没把它打死,我就吓的赶紧跑了,没跑多远就看到了几个人,我也不确定他们是不是大仙庙的人,反正他们跟大蝎子撞上了,死的一个没剩!”

欧阳白沉声问道:“神婆跟你说了什么没有?”

“那小丫头嘴特别硬,什么都不肯说,但她也是被蒋瘸子绑架的,蒋瘸子利用她来挣钱……”

仇小四忽然低声说道:“小神婆临死前说什么,等甲虫成熟之后,我们所有人都将沦为它的傀儡,洪家山将会变成一座死城,我怀疑大仙庙的人,肚子里都有那东西,他们已经被怪物给控制了!”

欧阳子画有些紧张的说道:“爸!这些家伙太邪门了,张子余一个大活人咱们好对付,但这些妖魔鬼怪咱们可对付不了啊,咱们还是联手铲除大仙庙吧,那些妖魔鬼怪真不能再留了!”

欧阳白沉着的抬手说道:“这事待会再说,马南!你把张子余在舞厅的情况说一说,他为什么会把咪咪给带走?”

“老板!这事我不知道做的是对还是错……”

楚秦为难的说道:“我看张子余喝的挺高兴,我就说了咪咪很多妙处,撺掇他把咪咪带走,咪咪跟我是老乡,关系也不错,她要是去了石牛县的话,说不定能给您当个眼线什么的!”

欧阳子画插嘴道:“婊子无情!戏子无义!她去了石牛县还管你是谁啊,你是不是想的太简单了!”

“我有要挟她的手段……”

楚秦阴狠的说道:“咪咪有个亲哥哥在派出所打杂,那是她唯一的亲人,我还有她跟我亲热时的全套照片,有这两样东西握在咱们手上,不怕她不从,再说咱们只是让她提供情报,又不是让她刺杀张子余!”

欧阳子画笑道:“哈~你小子还真够阴险的,居然连自己的老相好都算计,不过我喜欢你这种人,是块做大事的好材料!”

“谢大公子夸奖……”

楚秦故作惊喜的连连鞠躬,而欧阳白也靠在椅子上说道:“以后歌舞厅就归你们管了,算是对你们的奖赏,你们先下去候着吧,有事我再叫你们!”

“谢谢大老板……”

两人全都惊喜万状的跑了出去,演技自然是没有丝毫破绽,但欧阳白又紧跟着问道:“大东!这事你怎么看?”

大东上前两步说道:“大仙庙确实邪门,今晚要不是张子余逼了他们一把,我们还不知道他们会这么多邪门招数,而且他们一直在暗中积蓄力量,明显是心怀鬼胎,咱们不得不动手了!”

“我问的是咪咪这件事,你怎么看

……”

欧阳白轻轻敲了敲桌子,大东愣了一下才说道:“一个舞小姐而已,张子余总不能把她娶回家吧,顶多睡几天就扔到一边了,她能打探到什么消息,我认为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大仙庙,不能再留着他们了!”

“你今晚怎么了,跟着张子余的思路走,你就被他牵住了鼻子……”

欧阳白很不悦的说道:“张子余是想把事情搞大,造成百姓恐慌,他好趁虚而入,还有咪咪是个很漂亮的女人,张子余她睡不住,还可以勾引其他男人,她现在是我们唯一能深入内城的探子!”

“爸!东哥累一天了,您让他回去歇歇吧……”

欧阳子画朝大东使了个眼色,谁知大东还是执拗的说道:“老板!不管张子余是不是想把事情搞大,大仙庙都是个毒瘤,要是再放任他们做大的话,咱们可就没办法收拾了!”

“出去!立刻滚回去睡觉……”

欧阳白惊怒的砸了茶碗,大东只好叹着气快步走了出去,但欧阳子画又纳闷道:“大东不会让张子余蛊惑了吧,一直劝咱们跟张子余合作,要不是他鞍前马后跟了您这么多年,我都要怀疑他被收买了!”

“不!他是被吓到了,大仙庙做的太过分了……”

欧阳白缓缓转过了身去,落地的屏风后居然走出了一名红裙女子,瓜子脸、杏核眼,身材窈窕,肤白貌美,妩媚的气质就像个小狐狸精似的,正是跟沙妲己神似的沙仙官。

“白老板!不是我们过分,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呀……”

沙仙官走过来笑道:“神婆代表什么你很清楚,要是让她落在张子余手上,我们所有的秘密都会暴露一空,而且张子余可不是普通人,他一人独战十几只怨鬼全身而退,我就没见过这么厉害的人!”

欧阳白怒声说道:“我清楚什么?我清楚个屁,你告诉我神婆肚子里的怪物到底是什么,不说实话咱们就此中断合作!”

“一种蛊虫而已,专门控制那些不听话的人……”

沙仙官很从容的笑道:“只不过小神婆是培养器而已,蛊虫都是从她肚子里繁殖出来的,回头我可以送你几只,只要让人吃下去,他就不敢不听你的话,否则他会疼的生不如死!”

欧阳白有些不放心的问道:“小神婆真死了吗,你们见到尸体啦?”

“死透了!我们的副统领亲自带回了尸体,你的手下没撒谎……”

沙仙官看向身旁的欧阳子画,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当务之急是把张子余给赶出去,他留在这里所有人都不得安宁,更会损害您欧阳老板的千秋大业,您家大公子还等着您,给他打造一个欧阳帝国呢!”

沙仙官说着便在欧阳子画脸上摸了一把,笑呵呵的从后门口走了出去,谁知欧阳子画却打了个寒颤,搓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说道:“爸!每次看见这娘们我都瘆得慌,咱们为什么要跟她们合作啊?”

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……”

欧阳白无奈道:“尽管咱们是在与虎谋皮,可三大势力数我们最弱,要是不拉一个盟友过来,我们很快就会死的连渣都不剩,而且大仙庙这把双刃剑要是用好了,我们定会所向披靡!”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