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573章 骗你哦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车贤基暗暗向德川滕刚投去一个眼福。

德川滕刚装作看不见。

车贤基拱手,一副恳求的模样。

德川滕刚哼了一声,挺直了胸膛,理直气壮:“安东熙,我刚才说错了,八嘎!八嘎!八嘎!”

说完这一句,趾高气扬的走开了。

安东熙愣在当场,说不出的尴尬。

谁也没想到,德川滕刚竟然狂妄至此。

你他娘的道歉,竟然连着说了三个八嘎。

这是道歉,还是在骂我?

车贤基一脸笑容:“大丞相,德川先生已经道歉了,咱们高丽乃是礼仪之邦,不屑与他一般见识。”

“这……哼!”

安东熙远远望着德川滕刚的身影,恨得咬牙切齿,却又拿人家没办法。

德川滕刚毕竟带了一万多名东瀛武士啊。

“哎!”

安东熙悄无声息的叹了口气。

车贤基害怕多生事端,立刻转移话题:“大丞相,德川先生已经离开了,是不是也该让燕七离开?他可不是什么相干之人。”

“没错。”

德川滕刚突然又冲了回来,指着安东熙大吼大叫:“你脑子糊涂了?燕七凭什么留在这里?我离开,他也必须离开。”

安东熙恼火非凡。

他本来是想要在德川滕刚离开之后,就请燕七离开。

可是,没等他说出话来,德川滕刚却开始发难了。

被德川滕刚指着鼻子怒骂,这滋味怎一个难受了得?

他可是大丞相,何曾遭受这般羞辱?

被德川藤刚这一逼迫,安东熙的犟脾气也上来了。

安东熙一脸冷意,气呼呼道:“本相偏偏要燕七留在这里,这与你何干?”

安东熙与燕七之间,谈不上什么友谊。

但是,因为特别讨厌德川滕刚,倒显得对燕七亲近了几分。

德川滕刚气势汹汹:“安东熙,你少倚老卖老,你一把年纪,活在狗身上了?刚才,你明明说,不相干的人,全都离开,我已经离开了,燕七凭什么不离开?他难道是相干之人?”

安东熙气的胡子都翘起来,脸色涨红。

德川滕刚的话,让他着实没面子。

车贤基不阴不阳一笑:“大丞相,本王以为,德川先生说的没错,燕七的确是不相干

之人,理应离开。您身为丞相,可不能在气头之上,就做出胡来之事。”

安东熙特别生气。

这面子往哪里放?

被德川滕刚骂了,不蒸馒头,也要争口气啊。

偏偏,这口气挣不来。

而且,又拿车贤基没办法。

尴尬之时。

燕七突然笑了起来,看着车贤基和德川滕刚,表情戏谑:“你们两个果然狼狈为奸,排斥于我,但是,我岂能让你们得逞?说什么我是不相干之人?你们脑子秀逗了吧?”

车贤基怒斥:“燕七,还敢放肆?我说你是不相干之人?难道错了,你哪里与我们相干?”

德川滕刚眼珠子通红:“我倒要看看,任你巧舌如簧,如何与高丽拉上关系。”

“我还要拉关系?关系还不都是现成的?”

燕七拿出一份卷宗,愤怒的砸在车贤基脸上。

车贤基躲闪不开,被砸的脸颊嗷嗷疼:“你敢打我脸?”

“打你脸又如何?”

燕七指着车贤基,脸色冷厉:“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这份卷宗,这是高丽老国主车明勋二十年前,在大华德顺殿之上,亲手签下的卷宗,卷宗上言之凿凿承认:高丽是大华附属国!”

“我,燕七,身为大华特使,受大华皇帝派遣,出使高丽,查访民生,交流经济,关心政事。你说,我和高丽有什么关系?我是不是相干之人?”

“车贤基,你要是识字,就给我看个清楚;还有你,德川滕刚,你地处海岛,不过一弹丸之地,凭什么与我大华特使相比?你有与我攀比的资格吗?屁,狗屁资格都没有。”

这一番话言辞犀利,句句如刀,刺入车贤基和德川滕刚的胸膛。

德川滕刚气的头发丝都竖了起来,但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这是东瀛无法和大华相比的痛点。

大华的威德辐射高丽,而东瀛只能靠武力劫掠。

两相对比,岂不嫉妒?

车贤基手握卷宗,双眼发直,眼眸通红。

被燕七训得像是野狗,也不敢还嘴。

车贤基一咬牙,要撕掉卷宗。

燕七呵呵一笑:“随你撕毁卷宗,反正这是副本,本来就是应该送给老国主车明勋的,大华还有正本卷宗呢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车贤基吓得一哆嗦。

幸亏没有撕毁卷宗。

撕毁,也没有用处,还不如不撕,徒然惹怒老国主不快。

燕七冷笑:“你到底撕不撕?不撕的话,你就把卷宗给我;要撕你就痛快点,别婆婆妈妈的,像个娘们。”

车贤基哪里会做傻事,将卷宗扔还给燕七。

燕七晃着卷宗,看着车贤基,眨眨眼:“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。”

车贤基道:“何事?”

燕七道:“这份卷宗,其实是正品,独一份哦。”

车贤基后悔不已,垂足顿胸:麻痹的,我竟然被燕七给耍了。

早知道,刚才撕了,岂不是一了百了?

“给我!”

德川滕刚眼珠子发红,突然发难,像是野兽一般冲过来,手臂暴涨,向燕七手中的卷宗抓去。

“大胆!”

白光一闪。

嗖!

涛神一怒,一声巨喝,钢刀凌空劈下。

真叫一个快狠准。

“不好!”

德川滕刚偷鸡不成蚀把米,惊慌之下,立刻缩回胳膊。

咔!

清脆的骨裂之声。

纵然德川滕刚收招收的快,却也吃了一个亏。

中指竟然被砍掉了一截。

德川滕刚没有感觉到痛,只是觉得中指一凉。

断指飞出。

鲜血飙出。

德川滕刚脸色煞白:“谁敢伤我?”

涛神不怒自威:“谁敢伤我家大人,我将他千刀万剐。”

燕七向德川滕刚竖起中指:“这是你自找的,还怪我咯?”

“哇呀呀!八嘎,八嘎!”

德川滕刚纵然一腔怒火,但面对涛神如山如岳的气势,也凶不起来。

涛神冷笑:“八嘎有何用?有种单挑?我让你一只手。”

德川滕刚现在哪里敢和涛神单挑?

刚被一通火烧,身上全是伤痕,一动就痛。

现在又被涛神一剑削掉了半根中指。

战斗力锐减。

纵然涛神让一只手,也没办法打赢。

可是,又不能发动大军攻杀。

那样,车贤基将惹怒老国主,失去国主继承人的资格,这对东瀛扩土计划极为不利。

这口气,只好忍了。

真是窝囊!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