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43.第1442章 第1493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这三日十城颇为热闹,外界也知道一些,尤其是苍玥国的皇帝宇文千秋,他在十七城的钉子是费家被拔了,在十城的已经要成为钉子的就是高家,也被拔了,现在弟弟还在和平城里面。

那个一千五百万已经交了上去,至今弟弟还没有换回来,他真是心急如焚,可惜一步错步步错,没想到和平城主小小年纪动作这么快,十城虽然传出来的消息不多,但是三天没有消息的宇文千秋,知道十城已经被清漪给收拾了。

虽然不知道用了什么方式这么严密,但是可想而知,日后与和平城打交道要多么小心,该死!真是该死!

没有了和平城这几家的财力支持,苍玥国今年怎么办?还损失了一大笔银子去就蔺王爷,这一件件一桩桩的事情就摆在眼前,无能为力,让他一代帝王很是抓狂!

宇文千秋的纠结自然是没有人知道,十城的时间还在轰轰烈烈的持续发酵,三日的游行已经结束,老百姓还有意犹未尽的意思,不过清漪不想在继续下去了,这几天给和平军都累坏了,每日维持秩序可是体力活。

经过几天的折腾,这些人能不能到了采石场,到了采石场能干几天还是未知数,既然要做的都做了,其他的就不用多想了。

而清漪在十城抄家的行动也进行了三日,查抄了上百家,带着纳财这是连老鼠洞都没放过,可以说是收获颇丰!

虽然这些世家大大小小的上百家了,数目庞大,但是清漪和宇熙还是克服了重重困难,将十城这根硬骨头给啃了下来。

简直是可以说是大丰收了,清漪大致估算一下,收回来将近七个亿的资产,这些世家还真的挺会钻营的,同时收回来的还有整个十城的土地,现在十城的土地有九成都在自己手里了。

回头要将这些土地重新丈量,规划整理在秋收过后,再交给十城的百姓,这样还能抓紧时间中一些冬菜,好能过个好点的冬天。

不过看目前的情况,今年的收成算是完了,冬季的粮食只能从苏杭运来了,目前十城的存粮不多,萧勇创这个败类将往日收上来的粮食都卖了换了金银珠宝,真是个傻子。

真格的时候,金银珠宝能当吃还是能当成喝?结果他贪了一辈子,最后不还是一个戒子都没有带走。

清漪想起她和宇熙查抄十城库房暗室的时候,整个暗室里面金碧辉煌,流光溢彩,差点晃瞎眼睛,满满当当的上万箱子的东西,真的难为那个老杂毛了,不知道从哪里弄来这么多东西,或者是这些世家为了巴结他送来的。

不过不管这东西来源是哪里,总之和萧家已经没有关系了,这几日清点从各家查抄的东西,所有的家具衣服古董瓷器的全部分类整理列成册子,到时候好用。

这三天是忙忙碌碌,事情颇多,好在是之前有些准备,和平军的人手足够充足,倒是没出了什么乱子。

当然伊世浩也出了很多的力气,忙前忙后,脚前脚后的跟着忙,忽然感觉在表妹身边也挺好的,至少比起在五城当个少爷强多了,更有生命的意义也价值。

所以就央求清漪不要让他回去,哪怕不给他月例银子,只要跟着清漪忙活就挺好,当个少爷没什么好的,以前在天阳国本来是想读书做官的,可惜官场黑暗,伊世浩放弃了。

因为清漪的父亲正廷叔都放弃了,所以伊世浩一直在帮着打理祖产,族长太爷爷也有意锻炼他,也许老人家想着有一日能他能帮上清漪把。

清漪也觉得伊世浩在千机门学习过三年,和自己哥哥一样,只是缺少锻炼的机会,日后的伊世浩不能真的成为少爷,所以就默许了他的跟班。

伊世浩自己高兴死了,这三天忙的是脚不沾地,乐此不疲。

没有什么能让一个男子有机会建功立业更高兴的事情了,伊世浩当下就写信让谷安送回五城,告诉爹娘和曾祖父他要协助表妹的事情。

信送到了五城,族长太爷爷笑的眉不见牙的,如今他老人家都是八十岁的高寿了,虽然眼睛有些模糊,但是耳朵没问题,牙齿掉的差不多了,更显可*。

如今族长太爷爷的性子是个标准的老小孩,不过心里可是个什么都明白的,看曾孙子传回来的消息,族长太爷爷知道这是清漪要扶持世浩这孩子了,这可是天大的好事。

族长太爷爷对伊世浩的爹娘道:“正恩,孙氏,世浩这孩子未来的前途好着呢,宁儿这孩子心里是个有数的,我可告诉你们,万不能托了孩子的后退,千万别瞎嚷嚷苦啊累啊的,世浩就是在家里当个少爷能有什么出息,那是跟在宁儿的身后才是有出息的,这么偌大的和平城将来都是宁儿的,咱们不求世浩做什么高官,只要有机会让他历练就好,你们听见了吗?”

伊正恩和伊孙氏跪在地上道:“是的爷爷。”

族长太爷爷心里门清,就怕伊孙氏舍不得,其实伊孙氏就伊世浩一个孩子,多少有些溺*,但是遇见这样大事的时候一点不糊涂。

这样一来伊世浩的未来不管有没有成就,至少参加过历练,伊孙氏虽然是内宅妇人,但是这么多年看着清漪一家起起伏伏的,心里大概也是有谱的。

所以伊孙氏保证的道:“爷爷,您放心吧,我们不会给浩儿拖后腿的,一定会支持那个孩子,好好跟在宁儿后面学习,要是偷懒耍滑的,我和他爹都揍他。”

族长太爷爷这才笑了,没一会又睡着了,传出了呼噜的声音,伊孙氏给老人家盖上薄毯子,并嘱咐下人仔细盯着,老太爷醒了就倒杯温水喝,然后带着老太爷晒晒太阳,时间不能太长一刻钟就行。

要说族长太爷爷长寿,也跟着没有什么闹心事,伊孙氏她们照顾的精细有关系,每天从起床到夜间休息,安排的层层不拉,这些年族长太爷爷是有福的老爷子,所以现在也是面色红润,不胖不瘦身子健朗。

五城主府里知道这个消息,清漪的外公顾泰盛捋捋胡子道:“嗯,宁儿这孩子举贤不避亲,世浩是个好样的孩子,这么多年是埋没了,现在能有机会锻炼是好事。”

伊正廷道:“爹,宁儿这孩子心里有数,只是那几城真的那么愿意将城主令交出来?宁儿会不会有危险?”

其实这句话也是顾云烟想问的,但是她没有问出来,欲言又止,顾泰盛道:“你们都别操心了,现在宁儿的事情已经不是咱们能帮上多少的了,唯一能做的就是照顾好咱们自己,不给宁儿添乱,另外五城的防备还是要加强,以免一些人狗急跳墙,看着动不了宁儿,就打了咱们的主意。”

伊正廷也点点头,明显这次世浩的事情,就是冲着宁儿去的,他们真的不能坐以待毙,给宁儿这孩子添麻烦,当父母的没给孩子最好的已经是亏欠了。

他们这对做父母的,还得一步步的让孩子将家给经营出来,已经很愧对孩子了,要是在扯了孩子的后退,真是没脸了。

所以对这话都是赞同的,顾泰盛抓紧时间布置起来,先将五城给封上了,不准出去也不许进来,然后在城主府的附近也加强了暗卫,以免到时候谁来个狗急跳墙。

姜家和沐家还有关家因为刚刚过来,伊氏族府,目前都在城主府里面居住,这样方便照顾,所以顾泰盛认为这步棋走的还是不错的饿,至少不会分散力量。

五城的消息和信件很快送到了清漪的手中,忙碌了多日的清漪看到来信,心中倍感温暖,尤其是伊孙氏的信,让清漪感觉好笑,说是让伊世浩做什么都行,这孩子使劲的操练没关系的。

也许这就是亲戚吧,浓浓的关怀之间,还有淡淡的温馨,再看看外公的做法,清漪心里明白这是不给自己拖后腿呢,倒是也挺感动的。

还有族长太爷爷都是八十几岁的高龄了,如今还操心自己的事情,清漪心里无比的熨帖,亲人之间的温暖其实很多时候也会给人足够的力量。

元宇熙看见信之后道:“宁儿,你是幸运的,这些家人都不错。”

清漪道:“嗯,我也是这么认为的,老天待我不薄,能遇见你们,我很幸福。”

元宇熙抱着清漪明显见瘦的腰身道:“宝贝这段时间辛苦你了,待和平城都上了正轨,我们的日子就稳当了,到时候就不用你操心了,看累的,都瘦了,为夫心疼死了。”

清漪若有所思的道:“宇熙你说这城主令余下的几家,我们是不是应该速度在快一些?”

元宇熙道:“嗯,那是自然,越快越好!”

热闹了几日的十城,在第四天迎来了最热闹的时候,因为十城的罪人们都发送到九城的采石场去了,这些人终身想出来的机会没有了,至于能撑多久就不好说了。

百姓们敲锣打鼓的送瘟神,终于将十城的毒瘤都清理走了,这次清理大概弄走了主子奴才的两三千人,可以说是十城建城以来最大规模的行动了。

接下来的时间清漪打理十城的庶务,清点那些收回来的家具家俬,服装鞋袜的,这些将来都要卖钱的,当然还是就近原则,都放在了十城的库房里面。

打算将所有不该存在的世家一网打尽之后,在来个购物会,将这些东西卖出去,一起赚个回笼资金。

这几天忙得不成样子,元宇熙也十分心疼,但是还尽责的回了九城和十七城转了一圈,一切运转不错,这才放心不少,接着回来和清漪一起处理好十城的事情,一晃五天就过去了。

十城的事物上了正轨,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,打算就将伊世浩留在这边看着,伊世浩自己也是愿意的,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多多锻炼,虽然没有什么官名什么的,但是在伊世浩眼里,那些东西都是虚的。

只有学到实实在在的东西才是实际的,其他的都是扯淡。

十城的事情闹得这么大,自然是其他几城都知道了,最激动的就是六城的穆家。

此时严氏正危襟坐的在城主府里面,穆清萍从外面匆匆忙忙的进来道:“娘不好了,大事不好了,听说十城好多人家都被查抄了,所有萧家的人都成为奴籍了,那我的婚事怎么办?”

穆清萍自从上次城主宴会失利之后,最近清新寡淡的,倒是没做出什么惊骇世俗的事情,只是不*穿那些黑黑紫紫的衣服了,反而迷恋起来白颜色的衣服了。

虽然不是纯白色,但是浅色的白她都很喜欢的,可惜穿的在白色也穿不出飘逸来,还是各种的丑,这身月牙白因跑动而随身飘起,穆清萍也顾不得这些,冲进母亲的房间就连忙问了起来。

严氏其实也在担心,这事情难办的很,十城虽然成了奴籍,但是没有解除婚约,但是十城的消息她们知道的不多,所以这才十分的难受,不知道应该如何进退。

穆惊弓也是一脸惊慌的进来道:“夫人,大事不好了,十城和十七城一样封城了,昨天晚上还放出来很多人,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,说是要发配到九城的采石场去,夫人你说如果有萧家,我们两家的婚约怎么办?”

严氏看着这爷俩如此,也是一股火上来训斥道:“你们一个个的问我这个妇道人家有什么用处,当务之急是赶快去打听去,如果不打听好了,我们怎么做出判断,你们父女都是没用的东西,这个家要不是我撑着早就就完了。”

穆惊弓还附和道:“是是是,这个家要是没有夫人就支撑不下去了,为夫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一件事,就是给你娶回来。”

穆惊弓不合时宜的感性的表白,本来严氏心里挺高兴的,结果看见女儿在这里,严氏立马落了脸子道: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这没用的男人还在这里弄这些没用的,一点规矩都不顾了,还要不要脸面了,我怎么找了你这个废物。”

穆惊弓刚刚起来的对严氏的那点好感,又被一盆冰水给浇下,熄火了,相信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这样不解风情,又瞧不起自家男人口出恶言的女人。

穆惊弓耷拉脑袋不说话了,连穆清萍都觉得母亲过分了,其实爹爹没有恶意,母亲这又是为何?

穆清萍打抱不平的道:“娘,你说爹这些做什么?他也是好意,至于上升到废物什么的层面上吗?娘你说爹没规矩,我看娘也没规矩,自古以夫为天,出嫁从夫,娘每日这样对待爹有意思吗?女儿真是看不透,难道娘打算这么教育女儿,日后和你女婿也是这般相处吗?”

严氏看着穆清萍喝道:“胡言乱语些什么东西?我教你的规矩,你用在我身上做什么?和我辩论什么?你的婚事不要了?你的城主夫人的梦不要了?你的未来都不要了?我怎么生了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。”

严氏自从上次被清漪给惩罚之后,动不动就是这样,不是说穆惊弓是废物,就是穆清萍没良心,这两个人已经被她刺得没感觉麻木了。

穆清萍据理力争的道:“娘不就是在城主宴会被落了面子,凭什么那我和爹出气?这是什么道理?合着在娘心里只有严家都是好的,严家是好的家风那么好,表哥还出去打女人,还被打的到现在都躺在床上?娘每日这么磋磨我和爹爹,不就是给严家长脸吗,涨就涨了,何苦踩着我和爹爹?就因为我们是姓穆的不姓严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