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4章 话一出口就后悔了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因为言亦的靠近,流年有一瞬间的呆愣,随即便笑了。

“言亦,你怎么了?还有其他的事情吗?”

流年说这句话的时候,并没有后退,只是看着言亦突然靠近自己。

看到流年对自己并没有躲闪,言亦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笑容。

他还以为自从上次的那件事情之后,流年就会躲避他,可是现在看来,并不是这样的啊。

这让言亦很是开心,至少这也说明了一件事情不是吗?

那就是,对于上次的那件事情,流年是真的没有怪他,是真的选择原谅了他。

言亦一度以为,上次他差点对流年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之后,流年的心里肯定留下了阴影,然后,从而对她产生了抵触的作用。

但是现在看来,并非是他所想的这样。

“言亦,你在笑什么啊?”

流年不解了,为什么言亦靠近自己却不说话呢?不说话也就算了,怎么会还一直的在那里傻笑个不停呢?

听到流年的话,言亦瞬间回过神来,“没有,没有,就是想到了一些事情而已。”

虽然心里已经猜测到,流年对上次的事件,已经选择了原谅他,并且已经放下了。

可是当流年问起的时候,他还是无法老实对流年说明自己的心中所想。

他还是无法对流年提起那次的事情。

闻言,流年点了点头,“对了,言亦,你还有其他的事情吗?”

突然靠近她,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吗?

“我……”

只是说了一个我字,言亦便没有了其他的声音。

是啊,此刻他还要说些什么呢?

明明有很多话想对着流年说,可是话到了嘴边,却让他到最后都不由得吞咽了回去。

而且那些被他吞咽回去的话语,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些什么话。

就这样,言亦一直呆呆的看着流年,没有了声音。

看到言亦这个模样,流年不由得皱眉,这又是怎么了?怎么不说话了呢?

“言亦,你是想说什么呢?怎么吞吞吐吐的啊?”

她所认识的言亦,很少会有这样吞吞吐吐的,欲言又止的一面,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,怎么一直都是这样的状态呢?

不仅如此,还偶尔会对着自己发呆,对于这一点,流年是真的很不解。

“我……我,我没什么,没什么,我话说完了,我先走了。”

对上流年投递过来的眼眸,言亦有一瞬间的慌乱。

随即便收回自己的目光,急忙转身,略显狼狈。

“等一下,言亦。”

言亦的一只脚还没有迈出去,便突然听到了身后,流年叫住他的声音。

听到流年叫住他,言亦的眸子都不禁一喜,随即便急忙转身,脸上写满了温柔的光。

“流年,怎么了?”

就连声音也是异常的柔和,只是还在准备说话的流年,并没有注意到。

“言亦,今天,你可不可以留下来啊?”

轻轻咬唇,最终,流年还是将这句话说出了口。

听到流年的这句话,言亦的眸子猛地睁大,眼底透着不可置信,但是很快,这抹不可置信,便被言亦很好的隐藏了起来。

“流年,你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

他不知道流年为什么要让他留下来,但是在听到流年的这句话的时候,言亦便感觉的自己的那颗心脏,一直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,不受他的控制。

“因为今天凌清的状态还不稳定,再加上凌清还没有醒来,所以我想让你留下来,到时候,万一凌清有个什么突发状态,就……”

听到流年的这些话,言亦本来被点亮的眸子,瞬间便熄灭了,就连嘴角的弧度,也渐渐地消失了。

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

轻声呢喃了一句,语气里却夹杂着失落和落寞。

他早就该想到的不是吗?流年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挽留他,即使会,那也不会是出于对他的感情。

所以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呢?他到底还在期待什么呢?

“怎么了吗?言亦,你怎么了?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?”

看到言亦的脸色渐渐地变得难看,流年的眉头再次不由得皱了起来。

此刻的流年是真的怀疑,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。

又或者是,“言亦,是不是我的要求很让你为难,你是不是今天还有其他的事情啊,如果是这样的话,言亦,真的对不起,我……”

“没有的事情,我能有什么事情,我最近一直都不忙,基本上没有什么事情。就算你不说,我也是打算想要留下来,厚脸皮的蹭上几顿饭呢。”

流年的话还没有说完,便被言亦打断了。

随即言亦便收敛起脸上难看失落落寞的表情,转而换上了一抹笑意。

是啊,即使他最近忙的要死,他还是无法拒绝流年的,因为他发现,只要流年开口,无论他到底在做什么,在忙什么,他都会放下手头的工作,义无反顾的跑来。

是的,只要流年需要,无论让他做什么,他都会心甘情愿的去做。

即使流年是为了别人,他也会心甘情愿的听从流年的指挥。

原以为,自己会慢慢的放下流年,可是现在看来,并不是这样。

越是要放下,越是放不下。

他一直都告诉自己,只要不要见到流年,会慢慢的忘记自己对流年的感情。

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?时间不是治愈和忘记一切的良药吗?

可是,为什么这一句话,在他的身上,却是一点也不适用呢?

见不到流年的时候,言亦会将自己一天的时间都安排的满满的。

因为他发现只要自己一空闲下来,满脑子,便全部都是流年的身影。

只有让自己忙起来,他才会暂时的忘记流年。

言亦以为,只要这样一直下去,总有一天,流年就只是流年,而不是对他有重要意义的流年。

可是后来他才发现,自己错了,错的一塌糊涂。

愈是这样,他便越是无法忘记流年,甚至关于流年的那些记忆,在自己的脑子中,愈发的清晰起来。

一旦发生和流年有关的事情,他便失去了控制。

言亦以为只要自己看不到流年,那么随着时间的流逝,总有一天,他会忘记流年的。

就算不能彻底忘记,流年在自己的心里的地位,对自己的影响,总会有所消磨的。

可是实际上呢?

事实上,并不是这样的啊。

只有言亦自己心里清楚,在看不到流年的时候,自己的内心里是多么的煎熬。

在故意,努力的让自己忙起来的时候,虽然会在那一刻暂时的忘记了流年。

可是当忙碌结束,疲惫袭来的时候,睡梦中,梦到的却依旧是流年。

所以,这要让他怎么办?到底怎么办?

他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远离流年了,让自己的感情不要对流年带来任何的困扰。

可是当听到有关于流年的任何的消息的时候,言亦便发现自己的整颗心脏便愈发的不受自己的控制了。

所以在听到流年有任何一丁点的小事情的时候,他会发了疯的,不顾一切的跑来。

在来的路上,没有人知道,他的内心有多么的焦灼,那一刻,脑海中全是胡思乱想,没有一刻能够冷静下来。

当见到流年平平安安的站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,言亦这才觉得自己彻底的活过来了。

所以,对于这样的情况,对于这样,丝毫不受他控制的情绪,他到底应该怎么做呢?

对于流年的爱,他真的已经收回不了了,真的没有办法再回头了。

“言亦,是真的吗?谢谢你啊,我还以为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,你能够留下来,真的是太好了。”

此刻的流年自然是不清楚,言亦的心中所想,她只是觉得言亦能够留下来,她是真的非常开心的。

这样的话,凌清即便出现了什么状况,只要言亦在,她就能够放心许多了。

流年的话,让言亦瞬间回过神来。

随即言亦的脸上再次染上了一抹笑容,“干嘛要跟我说谢谢,我们是好朋友啊。”

再说,只要是流年你亲自开口,即使上刀山下火海,他也是心甘情愿去做的。

当然这句话,言亦却并没有说出口。

言亦知道,有些话,是要放进心里的,一旦讲出来,真的会让他失去很多。

最重要的是,他不想连朋友和流年都没得做。

他不想失去任何一个,可以守护在流年身边的机会,即使是以朋友的名义。

只要能够守护流年,以朋友的名义,那又如何呢?

想通了这一点,言亦脸上的笑容,便愈发的深刻了起来。

随即言亦和流年又说了几句话,言亦便离开了。

这里毕竟是流年的房间,在里面呆的时间长了,难免会惹人非议,所以为了不给流年带来麻烦,言亦只能离开了。

即使他是真的很舍不得,即使和流年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,言亦都会觉得心情会异常的美好和开心。

看着言亦离开,流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言亦留下来,她是真的很开心呢。

她先休息一会儿,然后再去看看凌清的状况。

现在,有连城翊遥陪在凌清的身边,流年很放心。

时近下午,流年早早地就起来了,梳洗了一下,流年便出门,打算去看凌清。

只是一出门,还没有走多久,在走廊里就碰了羽羡和连城嫣然。

羽羡在看到流年的瞬间,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和憎恨,而连城嫣然则对着流年浅浅一笑,看上去很是温和。

流年却笑了,她是真的很不明白,这个羽羡每次看到她,好像都对她有特别大的敌意呢。

算了,有敌意就有敌意吧,反正,在之后,他们的接触也不会太多,她也没有那个时间,和那份闲心思,去理会一个,对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的人,对自己的看法。

流年就只是对着羽羡和连城嫣然点了点头,就要离开。

不过她是真的没有想到,这两个人,居然还没有离开。

“流年,等等!”

流年的一只脚还没有迈出去,便被连城嫣然叫住了。

“怎么了?有事吗?”

流年停下脚步,转身看向了连城嫣然,面上的表情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。

“我就是问一下,流年你是不是要去看凌清啊?”

连城嫣然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温柔,表情也很是温顺。

听到连城嫣然的话,流年便点了点头。

“那我们能和你一起去吗?我和羽羡也很担心凌清呢。”

说着,连城嫣然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羽羡,眼带笑意。

“可以啊,那我们走吧。”

虽然不知道连城嫣然真正的目的,但是一起去看凌清,并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,所以并没有什么可不可以的。

听到流年的回答,连城嫣然的脸上瞬间出现了一抹笑容,似乎对于流年的同意,连城嫣然很是开心。

羽羡虽然有万般的不愿意,但是既然连城嫣然开口了,她肯定是要跟着连城嫣然一起去的。

不然,到时候流年突然起了什么坏心思,打击报复连城嫣然怎么办?

所以,她必须跟在连城嫣然的身边,这样才能避免流年这个额度的女人,突然伤害连城嫣然。

这样想着,羽羡便跟上了流年和连城嫣然的脚步。

但是双眸看着流年的背影,却是阴沉了许多。

流年和连城嫣然一路无话,便朝着凌清的房间里走去。

流年一点也不觉得尴尬,她本来就和连城嫣然的关系很一般,要是一起说说笑笑的走向凌清的房间,还真的是很奇怪呢。

所以当前的状态才是最好的状态。

可是流年是这样想的,连城嫣然却未必这样想。

“流年,你似乎和凌清的关系很好呢。”

走了没多久,正当流年十分的享受此刻的安静的氛围的时候,却突然听到连城嫣然开口了。

听到连城嫣然的话,流年愣了愣,随即便笑了笑。

“嗯,我们是好朋友。”

就只是这样简单的一句,流年便打算不再开口。

“是这样啊,难怪了,我就感觉到你们的关系很铁呢。”

笑了笑,连城嫣然继续说道。

“你们这样的关系很好呢。”